2022年5月17日,美国时间早上9点。美国国会举办了时隔半世纪以来的第一次UFO听证会。

想必很多人都已经看了发布会的新闻,然后发出了同样的感受:“发布了个寂寞。”诸如此的言语。

这是因为大家期待的是,这次证会能明确宣布UFO甚至是外星人的存在,所以才会如此失望,而实际上这种听证会只是美国国会的例行活动之一,并不属于重大危机事件的级别。

要明白的是,UFO和外星人话题在美国是一个产业化很强的东西,媒体热衷于报道,电影娱乐行业需要,国防工业军事体系需要,就连各种航空航天计划都需要它的影响力。想想马斯克一直推行的跨星球物种:移民火星计划 就知道了。

UFO更像是一个美国经济的催化剂,是美国树立科技权威的工具,而不是我们眼中的神秘符号。

明白这一点,你就知道为什么UFO总是发生在美国,不是UFO喜欢美国,而恰恰是美国需要UFO。

那这次的听证会是否一点价值都没有呢,恰恰相反。

在我看来,很多事情由官方口径说出,更是印证了之前的很多传闻。

那些看似平淡的信息中,反而隐藏了更多的信息,如果你只是关注于结果的人,你几乎不能从这些事情中得到任何东西。因为这世界从来都不会直接告诉你答案,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你从思考和行动中获得。

当我把这个长达一个半小时的听证会反复观看几遍后,我发现了很多很有价值的信息。

今天我们就来解读这个听证会。

蓝皮书计划

为什么说这次的听证会是时隔半世纪以来的第一次听证会呢,这是因为上一次的UFO听证会发生在1966年,原因是1947年罗斯威尔事件之后,UEO热潮就开始出现,一时间各种民间的目击报告如雪片般袭来,美国媒体开始越来越热衷于报道UFO事件,就连美国空军也在1952年成立了一个名为“蓝皮书计划”的专门调查UFO的研究机构。

蓝皮书计划

面对公众的要求,1966年,美国国会举行了一次UFO的公开听证会,解释了相关的问题。在会上,天文学家同时也是蓝皮书计划的顾问,艾伦·海尼克,展示了一张当时流传甚广的UFO照片,并说到,这是一张伪造的照片,同时,蓝皮书计划在调查了12618件UFO报告后,发现其中大部分的UFO,只是天气现象,或者是普通的人造飞行物,少数的是谎报,只有大约6%,也就是701件无法解释,被归类为原因不明。

约瑟夫·艾伦·海尼克

这次的听证会目的,是为了降低公众的UFO狂热,因为在当时美国正和苏联处于冷战的阶段,美国想要树立世界第一的霸主地位,就要增加民众的信任感,而UFO的出现,显然让民众认为会有一种更加高级的文明,凌驾于美国之上,这种恐慌会带来很多负面效应,所以UFO热度必须要降低。

但同时美国又发现有些UFO确实无法解释,不清楚是否对国防有威胁,所以一直在调查研究,这就是为什么蓝皮书计划在1969年宣布终止,让大家觉得官方已经失去了对UFO的兴趣,但其实美国只是换了名字重起炉灶,关闭一个就重开一个,一句话就是,美国既不想让公众知道自己在研究UFO,但又时不时抛出UFO话题,并得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结论,让人感觉UFO和美国一直有联系,美国的科技优势,还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全世界论玩UFO概念,没有谁比得上美国。

UFO听证会

这一次的听证会,是由美国国会众议院主办,由民主党众议院安德烈·卡尔森作为主持人,来让各议员提问UFO的相关问题。

然后由军方的两位人物,美国海军情报局副局长斯考特·布雷和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罗纳德·莫尔特里来回答。这两人就级别来说,也是美国政府能够接触到UFO机密文件的最高权利人之列了,而这次听证会的问责信息也来自于UAPTF(不明空中现象专案小组),这是隶属于美国海军情报办公室和国防部的UFO研究机构。

简单来说,就是众议员代表的是大多数选民的利益,有权利就相关问题发问,比如这次的问题就是媒体和民众总是问UFO到底是怎么回事,它们到底是不是外星飞船,对我们国防有没有威胁,你们军方要给个说法,不然每年拨给你们的几百上千亿美元开支怎么交代,因为是公开的听证会,所以要公开透明,可以有记者参与,可以现场其他人提问,而且还要各大平台直播。

一开场,议员卡尔森就说,在政府层面,我们把大众称呼的UFO叫做 UAP(不明空中现象)UAP虽然无法解释,但却是真实存在的,我们的飞行员羞于报告UAP现象,他们会被认为是“不称职”或者“心理状况不达标”,这样的会阻碍我们对UAP的情报分析,UAP是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,需要以正确的方式对待它们。

接着卡尔森说道,那些提交UFO报告的人(包括飞行员),不应被视为疯子,而应该被视为证人,这里就说明美国官方一直都在打压飞行员报告UFO现象,连国会议员都看不下去了,因为飞行员相对于普通处于地面的人员,看到UFO的概率要大得多,各国的飞行员遭遇到UFO是一种普遍的现象,只是出于职业和安全的考虑,他们不会公开对外说明,甚至不会提交报告,而只是作为一种私下的谈资,如果能够多鼓励飞行员去报告UFO现象,那么对于推动相关的工作是一种利好。

听证会上还有一位重要的人物,就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·希夫,他也是作为议会提问的代表之一,他说到,这次听证会,最重要的是公开和透明,这是国会授权和资助国防部UFO研究机构的意图,意思就是你这个机构(UAPTF)本身就是国会授权并资助的,所以你们的研究成果需要公开,特别是提交给我们国会,我希望在公开会会议以及后面的闭门会议中,了解到更多。

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这次听证会更多的是国会对军方的问责行为,顺便公开给大众,以示国会的公开透明,因为美国国会对政府的监督权就是由众议院行使的,而且美国军队的年度军费预算也是由众议院审查的 。

然后军方的两位代表就开始作报告了。首先是国防部副部长莫尔特里,他首先解释了UAPTF的职责就是分析这些UFO,判别它们的来源以及它们是否具有潜在性地突破技术,然后还要将这些数据标准化,在这之后他们一直强调这个数据的好处,意思就是UAPTF将利用各种传感器的数据,建立一个标准和框架,来鉴别哪些是典型的UFO现象,这样其它的国家和机构,也可以提供更精准的数据,他还强调了说要和美国的FAA,就是联邦航空局,还有FBI联邦调查局,展开更广泛的合作。

换句话说,FAA应该有大量的UFO数据没有提交给国防部,这也回应了前面员卡尔森提到的飞行员不报告UFO现象的问题。然后他在这里又了一句话,我们同样也有义务保护敏感的信息,我们的目标是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,简言之就是UFO现象一切以我们(国防部)为准,我们可以告诉公众你们应该知道的,但我们没说的,你们不要瞎猜和瞎传。

接着是军方的另一代表,海军情报局副局长斯考特·布雷的发言,他说自从2000年以后,他们就发现有越来越多的UFO在美国的军事设施周围出现,这种现象一直在持续,他说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现在军事传感器的增多和无人机的发展,但是一些不明的飞行物对军方设施的威胁增大了,特别是对战斗机飞行员的威胁,而现在他们将使用遍布在美国本土的传感器 (包括地面和空中)来建立一个系统,通过数据驱动,而不是传统的以人力目击和描述来确定UFO。

他们同时还花费了大量精力和海军飞行员沟通,并且还给军方提供了特殊的传感器,来记录空中遭遇的UFO以及建立飞行后的汇报程序,这样的好处是,只要飞行员报告这些现象,他们通过数据就能立刻知道。

他们还和学术界的许多机构、实验室以及各个领域的专家:物理学家、冶金专家、气象学家建立了联系。这里提到的冶金专家很有意思,这说明至少之前的UFO现象中,有发现过碎片或者残骸,没有实体物证的话是没必要和冶金专家合作的。当然这里也可能是为了确定掉落的残骸是否是天外来物。

接着,他公布了一段之前未公布过的视频,是2021年由一名F/A-18超级大黄蜂舰载机的飞行员记录到的,一个速度非常高的不明物体从战斗机前飞过。定格后可以看出是一个圆球形状的物体,这个至今他们都无法解释,而类似这样的报告有超过144个,就是说这样由军方捕捉到的UFO视频有100多个。

他接着又公布了一个视频,是美国海军人员在2019年通过夜视录影设备记录到的三角形UFO,该UFO在飞行过程中不停频闪,而且现场可以看到有两架三角形UFO,这段视频之前被公开过,但大家都误为是美国传说中的TR-3B飞行器,这里布雷解释到,他们最后通过记录一架商用无人机后,也得到了相同的三角形影像,这是因为夜视仪特殊的成像原理,再接上单反相机后就会出现三角形的光点,其实通过这个光点固定的频闪,可以感觉是人类的飞行器。

但布雷同时也说道,他提供这段视频不是想证明所有的UFO都是可以这样解释,他只是指出部分UFO现象确实能得到解释。

这时候众议院情报委会主席亚当·希夫问了一个问题,在你们提及的144份UFO报告中,有18份显示了UFO具有在高强风中保持静止不动,或者是突然的逆风移动,以及以相当大的速度突然加速,特别是没有可辨别的推进系统,这些来行特性是否来自于他国(指中国和俄罗斯)的先进技术。

布雷回答到,说到没有可辩别的推进系统,我相信没有任何他国的飞行器可以做到这一点,他说这点是通过传感器得出的,这些数据得出,目前没有任何国家的人造的飞行器可以做到这一点,包括正在研发的飞行器。这一点他相当确信。他的意思就是UFO绝对不是某个国家的秘密飞行器。

这时一个白发的议员开始发问了,他的问题是既然军方有传感器来记录UFO,那么你们有没有对UFO的成分做出判定, 他们是固体,还是气体,还是其它成分呢?你们有没有这种能力判断呢?

布雷回答,通过传感器的数据,大部分我们记录到的UFO都是实体,都是物理现象。

这里非常关键,这等于承认了大部分UFO都是实体,而不是一种大气或光学现象,也不是我们想象的是来自于其它维度的投影,它们就是实实在在的物体,只要是物体,就有坠毁的可能性。

这个议员又继续说到,你们除了接受军方的UFO报告,是否也会接受民间的报告。

布雷说到,会的。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和FAA合作,甚至是来自于其他国家的报告。

布雷还说,中国也建立了自己的UAP工作组,我们和中国也有UAP和UFO层面的数据交换。

这里提一下,在中国,一般UAP和UFO现象叫做“不明空情”,即“不明空中情报”。

在史上,发生过多次重大的不明空情现象,比如1998年的华北不明空情事件,导致战斗机在空中追击UFO。

这位议员还提醒布雷,说我们在和这些国家进行UFO数据交换时,不能太相信他国(指中国)提供的数据。

敏感话题

就在大家在以比较舒服的方式在一间一答时,轮到一位叫做加拉格尔的议员提问了,他的问题相当犀利,问到了比较敏感的话题。

他说我们都知道在1952年美国空军为调查UFO成立了一个蓝皮书计划,那么在这之前,有没有对UFO进行调查呢?这些计划和目前的调查有没有关联呢?

这个时候国防部副部长迟疑了一下,他说的是:

我不能谈论早于蓝皮书计划的事情,当然还包括罗斯威尔事件之类的人们经常讨论的事情,但是我很熟悉蓝皮书计划,很熟悉AATIP计划,我没看到任何文档和国防部现在记录的档案有关联。

注意这里国防副部长说的是,我不能谈论早于蓝皮书计划之前的事情,当然还包括人们一直讨论的罗斯威尔事件,这里如果他不知道蓝皮书计划之前的事情,就是罗斯威尔事件的话,他完全可以说我不知道,或者说我没有掌握相关的信息,但是他却说他不能谈论,这说明他有可能知道罗斯威尔发生了什么,但是不能说。

又或者蓝皮书计划之前的罗斯威尔事件有可能是一个孤立的事件,类似的事件(UFO坠毁)只发生过一次,在蓝皮书计划之后就没有了。它的记录和研究报告没有延续下来。

设想,如果罗斯威尔事件真是空军辟谣的高空气球,那么空军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成立一个蓝皮书计划进行十几年的UFO研究,还把这种研究在几十年间通过各种机构延续到现在,没有道理啊。

之后这位议员又问到,据报道有人曾目击到UFO飞到我们敏感的军事设施附近,并且还有过特殊的接触,这个事件指的是1967年美国马尔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的10枚民兵洲际弹道导弹,在遭遇UFO后,导弹控制系统被集体关闭的事件,而这10枚民兵洲际弹道导弹全都在战斗部安装了核弹头,这个事件在美国军方内部被传播开,但一直没有被证实。

– 据称在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其中我们的10枚民兵洲际弹道导弹无法使用,同时在头顶观察到了一个红色的发光物体,我现在想问你们,你们对此的评论和看法。

– 这个不在UAP数据的工作范围之内。

– 好的,那么有没有相关的报告呢?或者是数据呢?

– 我听说了这件事,但我没有看到相关的数据。

这一段辩论非常精彩,这名议员显然没打算就这样放弃。

– 看起来我错过了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事件,我没有声称我是这方面的专家,但是你们就是调查这些(UFO)的人,不然还会有谁来研究呢?

– 这件事情遗没有正式引起我们的注意,这些事情还没有正式的提交给我们。

– 你还要如何正式呢?我正在把这件事情带给你,这是很官方的。

– 我们会回头看看,但一般而言,这个地方可能发生了一些事情,我们也愿意去调查,但我认为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资源去调查这些线索。

从这两人的回答可以看出,他们绝对是知道这个事件的,所以他们在面对这名议员的不断轰炸时才会面面相觑。而且就在听证会发布的第二天,英国的《每日邮报》就独家报道了一则新闻,就是前民兵洲际弹道导弹指挥官罗伯特·萨尔斯抨击国防部官员在听证会上撒谎,说他们对1967年美国空军基地核导弹被关闭事件毫不知情,因为这位退役军宫,去年刚向国防部报告了此事。

他说他在退役后的20多年里,不断对外讲述这一事件,去年还专门向刚成立的UAPTF专案组再次上报了这—事件,而这次的听证会再一次验证了UFO会出现在核设施周图的说法,这不禁又我想起了2010年的杭州萧山机场事件,为什么这起事件能引起那大的轰动,就是因为这是一起由客机飞行员报告的UFO事件。

在2010年7月7日晚上9点,萧山机场塔台接到机组人员的报告,说客机前方发现一个不明闪光物体,于是机场聚急关闭,大批航班备降周边,这就是当年轰动的萧山机场事件。而当我去搜索萧山机场的位置想看附近是否有核设施时,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巧合。

就在机场50公里外的地方,就是中国的秦山核电站,而且直线距离正好在航班的航道上,这里我大胆猜测一下,当天确实有UFO出现在机场上空,但可能是为了侦测附近的核电站,UFO只是经过机场时被一架客机发现,才有了后面的事情。这也说明萧山机场事件的可信度很高。

后面还说到了他们研究发现大部分的UFO都是无人驾驶的,简言之,如果UFO来自外星,那么大部分应该都是探测器之类的东西。

之后一名议员问到,在UAP小组的调查中,有没有发现任何UFO的残骸或者碎片。

情报副部长说,UAP小组没有收到任何可以解释为来自地外的碎片,意思就是说确实有残骸和碎片,但都不是来自于外星的。

这名议员又问,我们有没有探测过水下的UAP,这里说的就是指USO水下不明物

副部长这个时候赶紧说,这些信息我们在之后的闭门会议中会说。

我们有没有水下的的传感器,来侦测水下的UAP,就是在海底的东西。

这些信息我们在之后的闭门会议中分享。

所以这里就可以推断出 USO(水下不明物)是一种保密级别很高的东西,因为在水下更容易判断是否是UFO,而且军舰和潜艇的探测器可以更好地捕捉这些水下物体。所以USO应该是之后闭门会议的重点内容。

最后国防副部长说到,我们在过去十年里一直在降级和解密UFO的相关的信息,目的就是为了应对美国的国防威胁,以及大众的利益,

这种公开和透明也一直是我们想做的。

到这里,听证会基本就结束了,那么这次的听证会的目的是什么呢?

大部分人持有的观点是,美国籍由UFO来转移矛盾和视线。但就这次会议的结果来看,不存在这种嫌疑。因为如果要转移,为何不宣布UFO就是来自于外星的飞行器呢。

第二种观点是美国军方借由UFO来找国会要经费,这里应该是这样理解,是国会对军方的预算不满,才有了这次听证会。因为就在4月5日,美国军方的两大权利人物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,就2023年国防预算,出席了国会众议院的听证会,美国2023年的军费开支,达到了惊人的8133亿美元,创史新高,而其中一部分一定包含国防部旗下的UFO研究机构,可想这部分的预算也不会小,所以这次的听证会就是国会对军方的一次常规问责,只是被打上了UFO的符号才会被关注。

当然今天所有的内容,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,是给喜欢的朋友提供一种思考方向,对于我个人来说,我绝对相信外星人的存在,但我不认为他们已经大规模来到我们身边,也许真有一小部分发现了地球,但是它们对于和我们的接触是极为谨慎的(所以出动的都是探测器)。

对于UFO和外星人这种事情,最让人兴奋的不是直接宣布外星人存在,而是你透过现象看本质,一点点接近它们的过程,直到最后你才会平静,并欣然地接受人类在宇宙中并不孤独的这一事实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(1)